grande-capucine

Why not be a symphony

独白

吴宣仪再次踏上韩国的土地,已是两年之后。
两年间,她在火箭少女,从初回来参加创造101时候的默默无闻,到如今的大红大紫、人尽皆知,而火箭少女,那个一开始并不被看好的女团,也在这两年间,一步步蜕变,成长为如今的女团传奇,在宣布团队合约期满、就地解散的发布会上,得到一片不舍的泪别。
至于这期间的那些被口诛笔伐、恶意中伤的难过悲伤、那些自我怀疑的痛苦挣扎、那些黑夜里辗转难眠的细密思念、那些因刻意避嫌而渐行渐远的不舍和无奈,便不足为外人道了。
如今,她身披一身荣耀,即将回到那个曾经耐心的陪伴自己成长的团体;她满身盔甲,却也难得的对自己是否还能融入那个缺席两年的温暖团体而感到惶惶不安,或许,还有即将再次见到那个人的忐忑。
她想,她大概也没有办法再像从前一样,刻意做一些夸张的傻动作来博得那个人展颜一笑,也没办法再舔着脸皮凑上去用一张笑脸去捂热那个人冷冰冰的心了。
成长从来都需要付出代价,而她也从来都身不由己。

“宣仪姐姐,这里!”一道声音在嘈杂的乘客出口脱颖而出。
吴宣仪抬头,一眼看见蹦蹦跳跳着对自己招手的夏天,和她身边站着的exy。
还是这么吵闹,吴宣仪不禁笑了笑,步履轻快的朝着她们走去。
直到走近,看清两个人眼中的疏离,她的笑容才慢慢回到标准的弧度。
两年了,时间终究是无情啊。

“Exy,夏天,好久不见!”礼貌而周到的寒暄,这两年她千锤百炼,早已驾轻就熟。
“好久不见,我们可是等了你很久了大明星,肚子都咕咕叫了好几遍了。”秋昭贞伸出手和吴宣仪握了握手,玩笑似的摸着自己的肚子。
“就是,就是,我也好饿了,宣仪姐姐,要不是知道飞机因为天气原因晚点,我们还以为你不想回来了呢!”夏天在一旁附和。
“我怎么会不想回来,对于和宇宙少女的再次合作,我可是期待已久呢!”吴宣仪笑着回应。真的好期待,好期待的。

远处的记者一张张的抓拍她们和乐融融的相处画面,暗自赞叹着她们不变的情谊。
一旁的uzzu cam也久违的拍到了吴宣仪的笑脸,完整版的宇宙少女,这一期的uzzu tape一定会令无数人激动地热泪盈眶。

仿佛全世界都在酝酿着一场狂欢,唯有吴宣仪看着对面陌生而熟悉的笑脸,满心悲戚。

最终她们还是决定先回宿舍收整一番,然后十三个人一起去预定好的餐厅吃饭,为吴宣仪接风洗尘。

路上吴宣仪询问了比她早几日回来的美岐的情况,也就日后工作上的安排和队长简单的做了协商。
她滔滔不绝地说,也听着exy和夏天滔滔不绝的说,不让车里的空气有片刻的静止。
终于,在她们一刻不停的谈话声里,司机的声音插了进来:“到宿舍咯。”

听到这句话,吴宣仪说话时上下翻飞的嘴皮立刻停了下来,片刻后又觉得稍显突兀,下意识露出笑容:“啊,我们到了,这些事我们之后再谈吧,看我,路上都不让你们消停,真是抱歉。”
“这些事本来就该早做交接,宣仪你时刻不忘工作,这么敬业,难怪能迅速蹿红呢。”exy仿佛没有注意到那突兀的静止,自然的把话接了下去。
吴宣仪看着面前立着的小楼,突然没了客套的兴致,只笑了笑,率先下了车。

眼前的小楼和记忆中的样子几乎没什么不同,但可能是韩国冬天的风太无孔不入,吴宣仪觉得连这栋楼在风中都变得冰冷了起来。
她拢了拢大衣,把修长的脖子藏在高领下,笑着对疑惑的看着她的夏天说:“咱们快进去吧,这风有点大,吹的我有点冷。”
吴宣仪嘴里说着快点进去,脚下却不动声色地慢了动作,落在大步向门口走去的两人身后。
近乡情怯这种感情,好像并不由得理智控制。

夏天走到门前,正要敲门,那门就自己打开了。
金知妍手里端着杯果汁,穿着她那身印着卡通图案的黑色睡衣,悠悠哉哉地立在门口,眼神轻飘飘地从三个人身上划过,最后落在站在后面的吴宣仪身上,随即露出杰尼龟笑容:“回来啦 ,快进来吧,外面可冷了。”
说完,她低头侧身,端着杯子的手搭在门把手上,另一只手摆出请进的姿势,等着三个人依次走过。
夏天路过金知妍身边的时候,想顺走那杯果汁,被金知妍横了一眼,悻悻地哼唧:“我自己弄杯更好喝的,才不稀罕呢,哼!”
Exy一边迅速走进门一边低声嘀咕:“啊,有宣仪一起真好,连带着我们的待遇都提升了一个档次。”
吴宣仪听到前两个人的抱怨,看着她们之间的相处互动,一瞬间几乎以为那分别的两年不过是自己的无聊臆想,自己还是那个肆无忌惮欺负着队长、假装着忙内,心安理得的被金知妍宠着、也高高兴兴的宠着金知妍的吴宣仪。
直到那杯她压根没触碰到的杯子陡然倾斜,果汁悉数倒在大衣上。

满心的欣喜刚冒了个头,还来不及伸伸腰,便被迎面而来的冷水泼了个透心凉。
这种感觉她熟悉的很,只是这一次,她几乎立马哭出声、流出泪来,不过她终究没有。

吴宣仪勉强对金知妍笑了笑,眼神却只敢落在她下颌旁的卷发上:“没事没事,我去洗手间收拾一下就好。”
说完她立刻大步向洗手间走去,路过客厅里站着的成员时,还不忘微笑着打了招呼。
她关上洗手间的门,攥着大衣上湿润的地方,靠着门低头发了片刻的呆,随即面无表情的脱下衣服,随手搭在盥洗台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轻车熟路的对自己做着心理建设。做到一半,洗手间的门突然被打开,多荣抱着个毛绒绒的玩偶当先跑了进来,劈头盖脸的甩了吴宣仪一脸:“pokemon!”
“pokemon!”
“pokemon!”
“pokemon!”
“pokemon!”
“pokemon!”
“pokemon!”
“pokemon!”
“pokemon!”
“pokemon!”
“pokemon!”
吴宣仪被这接连砸过来的十一个玩偶砸的晕头转向,表情空白了整整1分钟。
回过神的时候,就听见了一片的叽叽喳喳。
“哎呀,我们不会把宣仪欧尼给砸傻了吧!”这是个老实的。
“不会吧,她脑瓜子明明挺硬的啊!”这是个企图脱责还要人身攻击的。
“欧尼,你还记得我是谁吗?”这是个傻里傻气的。
“唉,这本来就傻,再被砸傻了可怎么办啊!”这是个毒舌的。
“雪娥,她们把宣仪欧尼打傻了,要不咱先偷偷出去吧!”这是个企图拉着对象跑路的。
“潇潇,我们继续回去编头发吧!”这是个死没良心的。
………………
吴宣仪被七嘴八舌的喧闹拉回现实,看着面前的人们眼里的温暖、关切和心疼,顿时轻飘飘的飞了起来。
她弯腰捡起地上的一个玩偶,狠狠地砸在多荣身上:“pokemon!”
然后又转向站在多荣身边的夏天:“pokemon!”
后面的成员看她逐渐变身成破坏力惊人的少年,立马尖叫着转身跑了。
过了一会儿,又从各个房间里钻出来,手里拿着枕头、玩偶之类的凶器,开始互相攻击。
一群人在客厅里打成一团,尖叫连连,天花板都跟着震了三震。

半小时后,一群人终于累了,横七竖八的躺在客厅里,剧烈的喘着气。
潇潇敲了敲吴宣仪的肩头,眼神示意从始至终都紧闭着的房门。
吴宣仪笑笑,轻轻点头,慢慢爬了起来。
其他人也起身,悄声给她加油打气:“欧尼/宣仪,fighting!”
吴宣仪斗志十足:“fighting!”
她走到那门前,打开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就看到金知妍靠在床边,脸上温柔的笑还没来得及收起,虽然看到吴宣仪的一瞬间那张脸就变得面无表情了。

吴宣仪看着她那完美的变脸技术,一瞬间有点踌躇。
随后又信心满满起来,宇宙少女从来都感情深厚,缺一不可。
金知妍当然不可能例外,也不会是那个例外。

她慢慢走近金知妍,调整了半天的情绪,攥着金知妍的衣角,捏着嗓子有些生疏的开始撒起了娇:“苞娜呀~苞娜~苞娜~苞娜~苞娜~苞娜~苞娜~苞娜~苞娜~苞娜~苞娜~苞娜~”
金知妍被她这四不像的撒娇逗的笑出了声:“恭喜你,你撒娇的杀伤力直线超过了雪娥,正式成为宇宙少女直男式撒娇第一人,请问你有何感想?”
吴宣仪双手握住金知妍扮作话筒伸过来的手,委屈瘪嘴:“我觉得你被luda带的越来越毒舌了。”
金知妍撅嘴:“这不叫毒舌,这叫心怀善意、有事实有依据、选择性实话实说的真实。”
吴宣仪:“嗯嗯,对对对,你说的对。”说着,习惯性的抚了抚金知妍的头。
金知妍于是顺势倒进她的怀里,埋在她颈肩,深吸了一口气,轻声问:“不走了吧?”
吴宣仪双手环过她的肩:“你这么粘人,我怎么走的了!”
“哼!”
“哈哈,我这次签卖身契了,一辈子都呆在宇宙少女,不走了!”
“你加入星船了?”
“你真聪明,我和星船签了一些协议。”
“那可不!我最聪明了!”
“那这次的主意是你想的咯?”
“是啊,让你走两年都不联系我们!”
“是是是,我错了,以后我再这样就一辈子都吃不了紫菜!”
“哼!”
…………

原来我不是因为那些艰辛困苦而失去了撒娇示弱的能力,只是你不在身边而已。
以后都在一起吧,宇宙少女!
以后都在我身边吧,金知妍!










评论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