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de-capucine

Why not be a symphony

《miracle》
公主视角say yes(二)
存稿发完啦,想说今天突然对两位都变质了😂一时想不出关于她们谈恋爱的梗,以后有缘再更吧……

《miracle》
小选视角closer to you(二)

最近看《隐秘的少女时代》,公主的大邱口音也太可爱了吧!全程老母亲笑的停不下来。
中途看到李贞熙同学(公主饰演的角色)在那儿写日记控诉剧中的父亲,于是有了这篇文。
嗑CP使我脑洞大开[允悲]
《公主日记》献给各位。

双视角故事《miracle》
脑洞有限,文笔不好,入坑请谨慎。

《默读》小感

我爱你,我是个怪物,但我爱你。
—《洛丽塔》
《默读》这本书取名取的十分贴切,初读之后千头万绪感慨良多但是一句都说不出来,而后所有的感慨化为对这世间恶意的深深畏惧,最后只能战战兢兢的沉默下去。
再次读一遍,不再只是感到惧怕,而是迷惑而庆幸。
就如贫穷限制了想象力一样,平常人大概也无法揣度那些罪犯的想法,一个人怎么能为了生存而残酷到出卖女儿给恋童癖侮辱;怎么能因为嫉妒恶毒到借助别人的信任而拐走、杀害同龄的小孩;怎么能放任自己的扭曲欲望而纵容罪恶累累的犯罪团伙长达十余年……
人其实天生就是残缺而冷酷的,数千年温良恭俭让的价值观拉住了大部分人心里的野兽,只偶尔无伤大雅的自私自利一回,就这样还得在心里内疚、唾弃自己一番,再严重一点的,也就是不知悔改、屡教屡犯而已,相比于那些没被法律、世俗道德观束缚住的人,这些损人都损的偷偷摸摸的大概还能算作丑萌丑萌的可爱。
但好在,大部分人还是人模人样的混在一起组成这个社会,即便知道这世上有那么多阴暗恶意,还是教育孩子们要以诚待人;即便知道这世上有那么多荆棘坎坷,还是告诉他们要向前奔跑;即便知道这世上有那么多寒凉绝望,还是希望他们满怀希望。
孩子们一起站在一条道德起点上,成长路上受到不同的打击坎坷,或是头破血流的固执前行,或是满心怨愤的走入黑暗,或是身不由己的转向偏道,直到长成一个曾经仰望过的大人,然后回过头捂住自己的伤疤再去教育下一代。
以前一直觉得一个人最好的品质是乐观积极,不论在怎样的险恶境地里都能一边哭成泪人一边竭力攀爬。现在我觉得一个人最应该学会的,其实是对一切人、事、物的敬畏,因为有时候绝望真的是很绵延不尽的,你会发现千山万海过后仍然是千山万海,而谁都不知道下一个山海过后是人间仙境还是另一个山海。
一个对生命、生活心存敬畏的人,至少会在他想要打破困住他的锅底、引火自焚的当头,挨上一鞭,这一鞭或许是雪上加霜、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或许会是一次振聋发聩的当头棒喝,不论是哪一种,接下来等待着他的,都是煎熬。
区别是,前者的结局是万劫不复,后者延伸出的千万条道路里,有那么一小半的道路通向平安喜乐的幸福。

词不达意

听歌时候的脑洞,为了鹅子鹅媳的幸福生活努力篡改了歌词。
勿上升真人!


“苞娜,苞娜,苞娜呀,苞娜……”吴宣仪在心里反复呼喊着这个名字。
苞娜呀,你听到了吗?我们不是最有默契了吗,下意识给粉丝的飞吻、拍打的手势、都喜欢的亮晶晶的饰品,我们有那么多心意相通的时刻,那么你现在感受到我内心的煎熬了吗?怎么就不理我了呢,拜托粉丝传话让你搭理我的时候,他们都在笑,是还以为我们只是在玩闹吧……可是这一次好像不是了呢……
“啊,宣仪姐姐,你在这里呀,那边要开始采访了,一起去吧。”
“哦,好。”吴宣仪下意识的微笑,跟着luda一起到了后台采访的地方,一眼就看到在墙角笑着发呆的金知妍。
这个人,总是这么完美的管理着自己的表情,让人无从琢磨情绪的变化,即便一起走过了这么多年。
摄影师调整好拍摄的角度,说道:“好的,采访开始,请大家相互提一些感兴趣的问题吧!”
金知妍和吴宣仪都有些意兴阑珊的沉默着,luda只好挺身而出调节气氛:“啊,平时咱们在宿舍看了一些超级英雄的电影,总是很羡慕英雄们拥有的超能力呢!”
多荣迅速接话:“是的,超级羡慕了,那如果能拥有其中一种超能力,你想要是哪种啊?”
luda苦恼的思索了一番,随后喜笑颜开:“我嘛,希望能有弹力女超人的塑性变形能力,那样就可以变高了!”
“哈哈哈哈哈,我们小luda真是可爱啊哈哈哈”多荣不禁笑开了。
“哼,那苞娜姐姐想要什么样的超能力呀?”luda试图用cue其他成员的方式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吴宣仪本来心不在焉的发着呆,听到苞娜两个字迅速的回过神,直勾勾的盯着金知妍:是啊,苞娜会想要什么样的超能力呢?
金知妍撇了吴宣仪一眼,转而看着luda,说:“我,希望自己能瞬间移动!”
吴宣仪忍不住出声:“哦,瞬间移动啊……”是,我希望的那个意思吗?
金知妍眼神闪烁,身体也不自觉的开始摇摆:“对啊,就是能够从一个国家瞬间移动到另外一个国家,从一个地方瞬间到达另一个地方,想想就觉得很好呢!”
luda:“哈哈哈,苞娜姐姐你就是想去吃好吃的吧!”
“不是哦!”

在开往宿舍的车上,吴宣仪反复思量“瞬间移动”这个超能力的作用,想着苞娜最后看着自己那一闪即逝的委屈神色,在苞娜是想能在中韩两个国家之间穿梭来去和自己联系和她不过是随口一说的想法中摇摆不定。
苞娜那么冷静自持、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会因为区区一个我而改变自己的初衷呢,不会的!
可是我们一起从练习生里拼死拼活的脱颖而出,一起相互支撑着在各类活动间周转,怎么也会有特殊的某种情谊吧!即便,即便她对自己不是自己希望的那种感情,但,怎么也不要因为异国而处就彻底断绝来往吧!
吴宣仪一边疯狂的毫无理智的否定着自己,一边又颤颤悠悠鼓励着自己。
最终,她在自以为对金知妍的了解里败下阵来,绝望的放弃了交流的机会。
就这样吧,她想,就这样吧

回到宿舍后,吴宣仪一反常态,也不和其他成员一起看网上关于她们这次表演的评论了,一个人默默地回了房间,缩在被窝里自暴自弃。
过了一会儿,吴宣仪感到床边坐下了一个人,她以为是一晚上都在安慰自己的美岐,所以也就没起身,在被窝里闷闷的说:“我没事的,明天就好了,别担心。”
“是吗。”
吴宣仪反应过来是金知妍坐在自己床边,立马翻身而起,望着她讷讷得畏缩着:“苞,苞娜。”
“嗯。”
“苞娜,”
“嗯,”
吴宣仪憋在心里的委屈随着这两声应答突然奔溃而出,她一把抱住金知妍,闭着眼在她肩膀上摇晃着:“你为什么这么久都不理我!”
金知妍猛吸一口气:“你少恶人先告状了!”
“我哪有,我一直在看着你,但是你都不理我!”控诉的声音突然哽咽。
金知妍听罢,默默的叹一口气:“唉,那你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你们要回中国了?”
这件事是吴宣仪无法反驳的事实,她松开金知妍,低着头:“我,我怕……”
还不等她说完,金知妍就激动地打断了她:“怕怕怕,你怕什么!?”
吴宣仪不吭声了,我怕,怕你会不理我,怕你光芒万丈而我只能在角落里偷偷看着你,怕你和我渐行渐远,怕你不过是把我当成一个人生的过客,怕你的心里,从不曾为我留一个特别的位置,像我给你的那个位置一样。
看着她低头沉默的样子,金知妍再次叹了一口气:“唉,我真是输给你了!”
“嗯?”吴宣仪不明所以。
金知妍捧住吴宣仪的脸,逼着她和自己对视:“你听着,下面这些话我只说一次,我喜欢你,爱情的那种喜欢,想要瞬间移动是因为不想和你分开,我知道你也是一样,但是你总是这么畏畏缩缩、顾虑重重,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回到中国,一个月后,不,三个月后吧,等你参加完101,告诉我你到底能不能和我并肩走下去,比赛完之后的第二天,我等你的电话,如果那一天你都不联系我,那以后也不必联系了!”
“……”
“了解了吗!?”
“嗯?嗯,了,了解,”

后来吴宣仪在那个节目里,被高高抬起,被狠狠摔下,被片面的解读,被深刻的理解,她终于洗尽铅华,找到了最真实的自己,也不再吝惜于给自己不知天高地厚的勇气。
“喂…”
“苞娜,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给你的时间还没到最后呢,不再考虑一下?”
“不了,考虑得够久了,再说了,怎么能一直让你掌控节奏呢,对吧?”
“哼,我看你是太久没被收拾了!”
“是啊,真的好久了哦,我很想你……”
“嗯,我也是……”
“等我回来!”
“好!”


我的快乐与恐惧猜疑,
很想都翻译成言语,
带你进我心底,
我们就像隔着一层玻璃,
看得见却触不及,
虽然我离你几毫米,
你不会知道我有多着急,
无心的坐视不理,
我尴尬的沉默里,
泪水在滴,
我无法传达我自己,
从何说起,
要如何翻译我爱你,
寂寞不已
……………………………

有些人用一辈子去学习,
化解沟通的难题,
为你我也可以。

……………………………
我必须得先看明白我自己,
翻译成一句我爱你,
我很想能与你搭起桥梁,
建立默契,
为此在所不惜。
在所不惜!